李极明大使在孟主流媒体发表署名文章《新冠病毒溯源不接受美国例外主义》
驻孟加拉国使馆
2021/08/31

  8月31日,驻孟加拉国大使李极明在孟主流英文报纸《每日太阳报》发表题为《新冠病毒溯源不接受美国例外主义》的署名文章。文章中译全文如下: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不少政客一直不停抹黑中国。不仅前总统特朗普和前国务卿蓬佩奥滥用“中国病毒”和“武汉病毒”等误导性词语,连现任总统拜登也将矛头指向中国,指示情报机构就新冠病毒起源问题对中国进行调查。

  8月2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布了情报机构对新冠肺炎起源的评估摘要,表示新冠病毒既可能源于自然暴露也可能源于实验室事故,并错误地声称中方“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拒绝分享信息,还指责其他国家”。

  不出所料,该报告极具欺骗诱导性。不仅频繁提及“武汉实验室”和“武汉病毒研究所”,不忘污蔑“北京继续阻挠全球调查,拒绝分享信息,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还错误地指称“中国因不确定调查将得出怎样的结论而不安”,甚至公然诱导国际社会“利用该问题向中国施加政治压力”。

  在该报告断言“关于这种流行病起源的关键信息在中国”的同时,白宫当天发表的声明也声称中国试图阻止国际调查,拒绝公开透明,敦促“志同道合的伙伴向中国施压”。

  美方这波操作一点也不令人惊讶。把本应是科学问题的病毒溯源工作交给情报机构来做,凡人都能看出美方真实意图为何。大家不要忘记,美国情报组织有着并不光彩的历史,他们尤其善于收集(甚至在必要时发明创造)所谓“证据”来服务美国政客提前设定好的目标。

  众所周知,蓬佩奥先生就曾吹嘘说:“我以前是中央情报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蓬佩奥先生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1964年,美国情报机构捏造了一份子虚乌有的报告,称北越鱼雷艇袭击了美国第七舰队,即所谓“北部湾事件”,以此为由升级越战。

  2003年,时任国务卿鲍威尔把一管“洗衣粉”带到联合国安理会,作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随后美军入侵伊拉克,但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却迄今没有找到。

  现在,当美国国内疫情失控,又在各个领域失去优势地位时,美情报机构受命盯紧中国也就不足为奇了。美方依托情报机构进行所谓“调查”的动机和目的昭然若揭。

  然而,美国政府无法通过诽谤中国来粉饰自己。美国是重组病毒研究开展得最早、能力最强的国家。据报道,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的巴里克教授早在1990年就开始了重组冠状病毒的研究,并曾在去年9月接受意大利国家电视台采访时称,他可以做到“人为改造病毒却不着痕迹”。

  与其重组冠状病毒的超强能力形成鲜明对比,美国是生物实验室安全记录最糟糕的国家。2015年1月到2020年6月,北卡大学共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报告28起涉及基因工程微生物的安全事故,其中6起涉及包括SARS、MERS等冠状病毒,且许多病毒经过了基因改造,共8名研究人员可能曾被感染。

  2019年秋季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 就曾发生过严重安全事故,一度被美国疾控中心叫停。随后,该研究所附近社区居民开始罹患呼吸道疾病。

  令人毛骨悚然的“巧合”是,该研究所以及同样位于德堡的“综合研究机构”无一例外都与巴里克教授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巴里克丰富的冠状病毒资源和改造技术也通过上述合作被广泛运用于德堡。事实上,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时间线在不断向前推,德堡生物实验室与新冠病毒之间的联系也迷雾重重。迄今为止,美国政府一直对这些问题避而不答。

  鉴于德堡基地和巴里克教授一方面长期吹嘘其冠状病毒研究,另一方面安全记录却如此糟糕,如果美国政府中有人坚持实验室泄漏假说,那么他们就有责任开放德堡接受国际调查。同样,如果世卫组织秘书处有人认为不能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那就应该调查德堡。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有听到这方面的任何计划。

  难怪,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陈旭大使于本月24日致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并提交了两份分别关于德堡和巴里克团队的非文件,以及一封由超过2500万网民签名的公开信,呼吁对德堡生物实验室进行调查。

  日前,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博士在被问及相关问题时表示,所有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假说都仍在讨论中。他还说道,中方关于对德堡进行调查的呼吁与中方反对实验室泄漏论的立场相矛盾。

  我对此的解释是,我们不应在病毒溯源这个科学问题上给“美国例外主义”留下任何空间。通过呼吁对德堡和北卡大学进行调查,中方希望用事实向世界说明,美方鼓吹的实验室泄漏理论到底站不站得住脚、可不可信。借此呼吁,我们也希望全球溯源研究能摆脱美方政治化操作带来的干扰,为进一步以科学为基础开展溯源研究创造有利条件。

  事实上,中方在全球溯源研究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病毒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中方一贯支持并将继续参与溯源科学研究。既然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已得出明确结论认为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如果还有人坚称不能排除实验室泄漏可能,那他们就应该本着公平和公正的原则去调查德堡和北卡大学。

  美方的“甩锅”行为已经引起科学界的反感。近日,《柳叶刀》和《细胞》等科学期刊发表了数十位各国科学家联署的文章,支持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的结论,呼吁在溯源研究过程中避免政治操弄。

  科学家们表示:“关于疫情起源的讨论已经变得政治化和白热化,我们认为现在是对所有可用证据进行批判性研究的时候了。为了预防未来的传染病,我们需要凝聚政治意愿去切断这些病毒感染人类的途径。关注错误的方向于事无补。”

  综上所述,但凡有常识的理性人都会得出结论,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完全站不住脚。但该报告也并非完全没用,至少它向我们展示了“政治病毒”是如何产生的,让我们看清它的真面目,并对其保持警惕。否则,一旦感染了这种“政治病毒”,世界就会罹患猜疑和分裂“综合症”。

  当今世界正处在十字路口,由变异病毒引发的新一波疫情席卷多国。是时候让美方停止政治操弄溯源问题了。包括中美在内的整个世界都需要超越狭隘的政治,去关注更重要的事情。中孟两国人民要在双边和多边层面进一步加强合作,加快疫苗生产、确保疫苗公平分配、重启经济、战胜疫情,争取早日回归健康而繁荣的生活。

  全文链接:

  https://www.daily-sun.com/printversion/details/573733/COVID19-OriginTracing-Refuses-American-Exceptionalism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